学术平台

戏曲人物性格塑造最好别绕弯子

日期: 2017-03-23 浏览次数: 275 次

    《杨三姐告状》又名《枪毙高占英》,1919年首演于哈尔滨庆丰戏院。该剧取材于发生在河北滦县的一件实事,它是评剧形成以来最早获得成功的一出现代戏,一经问世,便引起了强烈反响。近百年来,该剧始终盛演不衰,产生了一代又一代的“杨三姐”。如今,天津评剧院每月的惠民演出都少不了这出戏。这样一出观众耳熟能详的剧目,仍能场场爆满,这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思索。
诚然,这出戏能够久演不衰有着诸多的因素,其中一个不可忽略的因素是编剧成兆才对剧中人物的塑造,他并不过分强调人物性格的复杂性,而努力使人物性格明朗化。在他的笔下,善者与恶者被划分得十分清楚。
    在剧中,成兆才塑造了以杨三娥为首的一群农民形象,包括杨三娥的父母、兄长、大姐一家以及她的未婚夫一家等,这些人物都被塑造得那么善良、纯朴,富有同情心;而以高占英为首的高家人及牛成之流,则是那么的卑鄙无耻、毫无人性。两个阵营的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成兆才在表现这两类人的对立时,还通过揭示两个阵营中的内部关系来强化这种对比。高占英的叔叔高贵合可以说是促成这起谋杀案的关键人物。他偷听到高占英和裴氏、金玉谋害杨二姐的计划,不但不阻止,反而为了能从中捞取银子而助纣为虐。开假药方的主意是他出的,出堂作干证也是他,但他时时不忘以要挟、利用的手段从高占英手里要钱。叔侄之间的关系完全沦为了一笔交易。而另一个阵营中的人物关系却是一种相互扶持、相互支撑的关系。杨三娥进城告状没有盘费,去找大姐求借,大姐夫金永德毫不犹豫地说:“我家现有大洋二十元,你拿去作盘费;若是不足,随后我再与你送去。……”杨三娥的族兄杨秀春更是一个仗义相助的人。他一上场,就自我介绍道:“在下杨秀春,滦县城南门家庄人氏。因在唐山作一宰杀铺的生意,被人拐骗,来到城中告状,未曾递呈子。打听说杨三姐为她二姐报仇。头状不准,二状又把她哥哥押监房,真叫人不服!杨三娥是我族妹,她父母举家搬到甸子庄去住,如今有这样冤枉,趁钱,花上钱,就打上风官司!我是无钱的人,要管这个闲事。……”他听说杨三娥在打官司,放下自己的官司不管,主动去找杨三娥,而杨三娥并不认识他,提起是门家庄的杨秀春,杨三娥才想起他是肉铺的二哥。从杨三娥三次上堂告状开始,他始终密切关注着案情的发展,为杨家事跑前跑后,出主意,想办法。杨秀春、金永德与高贵合等人形成了多么鲜明的对照,人与人之间不同的关系,表现出两个阶级的本质差异,突出了善恶的对立。
    尽管随着时代的发展,这出戏几经改编缩减,删除了许多可有可无的人物,但人物性格的明朗化却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这出戏中的人物,善就是善,恶就是恶,绝无模棱两可的人物。但这并不是说剧作家把人物性格单一化,实际上我们仔细分析就会发现这些人物也是各具特色的。比如同样是善良农民,杨三娥的哥哥憨厚老实而又血气方刚,杨三娥的母亲则胆小怕事、处处忍让。
    综观评剧乃至其他戏曲剧种众多的传统剧目,其实我们都会发现人物性格明朗化这一特点,《杜十娘》《回杯记》《秦香莲》等皆如此。戏曲脸谱正是戏曲这一特点最鲜明的表现。也就是说,戏曲中的人物是可以简单地被定义为好人或者坏人的,由此便可以顺理成章地实现惩恶扬善的目的,因此以善恶为主题的传统戏曲剧目,往往带给观众的感受都是大快人心,令人拍案叫好,而绝无内心纠结之感。这正是传统戏曲带给人的快感,也正是传统戏曲的魅力所在,也是戏曲与话剧、电影在人物塑造上的重要区别。尽管现实中的人物性格是复杂的、多侧面的,我们并不能简单地将其区分为好人、坏人。而传统戏曲一直注重人物性格的明朗化、简单化,极力区分善恶,这并不是脱离现实,恰恰相反,这正反映了剧作家对社会的认识,是广大人民群众真实心态的表露,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不仅显示出剧作家把握现实和驾驭生活的高超能力,更显示出剧作家对观众审美心理的准确把握。观众走进剧场,不是为了再次体验现实的生活,而是对生活中无法实现的理想的体验与现实中痛苦的宣泄,因此善恶分明的人物形象以及惩恶扬善的戏剧结局,始终深深吸引着一代又一代观众。反观近些年的一些作品,抛弃了戏曲固有的特征,对人物性格进行多侧面的挖掘,于是善者身上存恶。恶者身上有善,善无善报、恶无恶报,观众看得糊涂,看得憋屈,这类作品看似更为深刻,实则反倒失去了戏曲的本真,这是值得剧作者反思的。
网站编辑:李恩军 范作文

上一篇:天津应该怎样培养戏曲编导人才
下一篇:舞剧《人民音乐家》的跨时空对话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湖北路27号 邮编:300040 电话:022-23129485 传真:022-23129485 网址:http://www.tjysyjs.com
版权所有:天津市艺术研究所 京ICP备12345678号 设计制作:无忧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