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平台

舞剧《人民音乐家》的跨时空对话

日期: 2017-04-26 浏览次数: 1992 次

    近日,天津歌舞剧院的原创当代舞剧《人民音乐家》在天津大礼堂首演亮相,该剧表现了三位天津人民音乐家的情感经历与创作生活。
    一、独有的创作氛围和鲜活的人物形象
    王莘、曹火星、施光南三位人民音乐家,虽处在不同时代,但却汇聚在一个剧团,是天津歌舞剧院独有的荣耀和自豪。该剧将他们不同风格的创作情感以及鲜活分明的人物形象在同一舞剧展示,提取每个人的精华篇章量体裁衣,使舞剧极具历史感和创作历程的足迹感。同时,又将他们的相同点包罗其中,隐含了他们作为人民音乐家的浓厚激情,唱响了不同时代的主旋律,更是与天津歌舞剧院繁荣艺术生产,大力扶持津派表演艺术的工作定位不谋而合。
    二、诗性的叙事逻辑和现代浓缩的表现手法
    该剧以同一人物青年与老年之间的对话,抑或是两位或三位音乐家相同场景的演绎,弥补了叙事上的缺憾,用大幅的情感宣泄,让观众感同身受。
    第一幕中老年火星在抗日战争时期的背景下,恍如见到铁血剧社的战友和年轻的自己。老年火星和青年火星同台起舞,彷佛跨越时空的对话,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在回影闪现中的曹火星不断成长,既向往着青年时期的爱情,又仇恨着日本鬼子的杀戮。满怀着对敌人的痛恨和对未来的憧憬,他在战火中创作出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谱写了反映人民心声和时代真理的最强音。舞者们用慷概激昂的大地之舞和极具个性的霸王鞭舞,唱着“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表达抗战到底、不怕牺牲的决心。霸王鞭舞的片段,完全是主创们在调研采风基础上,在深入挖掘曹火星当年创作背景的前提下创作完成。
第二幕截取的是中年施光南忍受艺术寒冬的片段,他经历了文革对艺术家的迫害,忍受了命运带给自身的无奈。孤独惆怅中的他,坚信艺术创作的春天很快就会来临。在编舞上,用写意和象征的手法再现了当时对艺术创作的桎梏和对现实的悲愤,有效地将时代背景、故事剧情、人物性格结合起来。用现代舞来叙事与创作,是天津歌舞剧院原创当代舞剧的一次有效尝试。以现当代的舞蹈形式,将自己开放、自由的特点表现出来,与舞剧本身的立意不谋而合。
    三、音乐编舞的创作技法
    舞剧《人民音乐家》截取了王莘、曹火星、施光南不同时期的人生片段。为了加强表现力,选取他们的代表作品来解构剧情。编导在创作手法上,以音乐作品为基础,以舞群为织体,用现代写意的手法,将想象与现实交织,是舞蹈构成中矛盾性效果的同台共演。音乐编舞技法的使用让整部舞剧由不同的舞群构成,既可以是一个或者多个舞者的呈现,也可以是一段复杂的群舞呈现,或者是若干个群舞共同组成。因此,整部作品让我们看到了曹火星不同年龄舞者饰演的同台表演,也可以是施光南与王莘的共同演绎。
由于该剧的突出人物是三位音乐家,同时舞剧的处理方法又依赖于音乐作品,这就需要编导一方面在宏观上把握住音乐的节奏、力度和作品的背景与内涵,另一方面要妥善细腻地处理舞蹈与音乐的关系,更要注重故事的延伸性和叙事性。
在我看来,音乐编舞是本剧的一大亮点,同时,从中也暴露出一定的缺憾。仅以该剧的舞台呈现来看,这种编舞技法使整部剧看起来略显诗化,叙事性不够。特别是在一部舞剧中通过回影闪现的方式,既要表现同一人物不同时期的情感经历,又要同时表现三位音乐家共同的生活场景,这就需要叙事的逻辑性更清晰。此外,剧中人物如以时代顺序依次推出是不是更好,在日后的精品打磨中可以对此再推敲。
    天津歌舞剧院创作出了继《泥人的事》之后留得住的优秀剧目,但仍需在文化自信的道路上继续打磨。文化自信,来源于文化的不断积累、不断创新,不断发展。只有在文化自信的道路上,天津歌舞剧院才能够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优秀作品服务人民、服务社会。
网站编辑:李恩军 范作文

上一篇:戏曲人物性格塑造最好别绕弯子
下一篇:剧本《青年恩格斯》获奖情况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湖北路27号 邮编:300040 电话:022-23129485 传真:022-23129485 网址:http://www.tjysyjs.com
版权所有:天津市艺术研究所 京ICP备12345678号 设计制作:无忧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