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平台

当代舞剧创作走出“新模式”——观原创舞剧《海河红帆》

日期: 2017-11-21 浏览次数: 240 次

    近年来,天津歌舞剧院以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为依托,以文化惠民为服务宗旨,以讲述天津故事为戏剧基础,创作打磨了《泥人的事》、《人民音乐家》等多部原创舞剧。近日,由天津歌舞剧院和中国国标舞总会推出的首部芭蕾舞国标舞舞剧《海河红帆》深受业界瞩目。对于一部兼顾芭蕾舞与国标舞的舞剧来说,这种创作模式并不意味着会成为当代舞剧创作的另一种常规模式,然而国标与芭蕾“联姻”的新颖表达无疑给当代舞剧创作带来新突破。
    《海河红帆》以发生在天津租界的一段谍战故事为题材,以潜伏、救赎、相爱、献身为戏剧线索,形式上创造性地将芭蕾舞与国标舞进行勾连,力图在当代舞剧舞蹈语汇的创作中,展现新气象。编导以饱满的戏剧情节贯穿始终,利用芭蕾舞和国标舞的特性,在情感表达与情节叙述之间,合理地编排串联不同舞段,从而使这两者的美学风格在一个舞台上得以共存。这样的做法,意在中国舞剧创作大潮中另辟蹊径,并试图消解不同风格舞种之间的壁垒,使之产生对话的可能与艺术的融合。事实证明,这次尝试无疑是成功的。正如导演门文元所说:“芭蕾舞与国标舞同属于外来舞种,具有悠久的历史,它们本身已形成的规范为舞剧提供了基础,有些段落用芭蕾舞表现也比较合适。”综观整部舞剧,两个舞种的共同展现毫无冲突之感,动作表达既准确到位又自然和谐。
    原创舞剧相对于依托经典文学文本的舞剧来说,在叙事上本来就更困难一些。如今,很多诗性较强的舞剧在演绎故事时,很多剧观众看不明白,或者部分舞剧故事讲得太直白,让观众不满足。该剧以四幕故事“风声之风”“色戒之戒”“潜伏之潜”“锋刃之刃”来演绎故事情节,以国标舞与芭蕾舞相结合来叙事,舞和剧相交融。在第三幕沈西林喜乐门窃取情报的关键情节中,国标舞的表现形式使剧中的环境氛围恰到好处,情节设定与人物描摹更加出色,并以适宜的舞美参与舞剧叙事。以小投入完成大制作,让编剧中以人性与人情表现莫燕萍、韩子生冒着生命危险完成使命的创作主旨得到了很好地体现。
    难能可贵的是,天津舞之梦舞蹈俱乐部的国标少年们与郑州科技学院国标舞系的青年舞者,与男女主角王冰、张寒蕾一起担负着构成《海河红帆》国标舞演出的重任。无论是二幕华尔兹的优雅还是三幕恰恰恰的喧腾,甚至于小卖花女的律动,都在彰显国标舞在当下中国的兴盛。这些职业国标青少年,满怀着对国标的挚爱和对芭蕾的热情,从细节处把握不同人物的性格特点,让国标与芭蕾共舞,使我们透过舞剧看到这些年轻舞者的美好未来。
    对于一部舞剧来说,鲜明的人物性格,激烈的矛盾冲突,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都是不可或缺的。整部作品“舞”和“剧”的节奏把控显得收放自如、张弛有度,芭蕾和国标不同形式的舞蹈可找到不同的支点,而支点本身故事性又很强。和谐均衡的双人舞、极具矛盾冲突的三人舞、合力发散的群舞,使《海河红帆》的段落设计与故事推进水到渠成,巧妙地做到无缝连接,让观众目不暇接地观看了一部赏心悦目的好剧。                           
                                                         (撰稿:张巍)

上一篇:“摸底”是戏曲整理改编的首要步骤
下一篇:评剧的传承重在“承”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湖北路27号 邮编:300040 电话:022-23129485 传真:022-23129485 网址:http://www.tjysyjs.com
版权所有:天津市艺术研究所 京ICP备12345678号 设计制作:无忧网络